一片樹葉,一方摩崖,一副茶掛
杭州網  發佈時間:2021-03-15 09:33   

數年前一個春雨天,至微堂訪古小組,尋至西湖一處古洞,剛入洞內,墨黑無光,耳畔涼風颼颼,手電光照處,驚起蝙蝠四飛,小心踏着爛泥地,滑至洞底,於微光處,猛現一處題刻,匆匆錄得釋文而返,細考後,竟是二百餘年前嘉慶二年(1797),吳越國王錢鏐三十世孫——錢泳的題名。

“嘉慶二年二月四日,金匱錢泳攜琴來遊,小愒,烹茶而去。”

千年前的錢鏐王,以“陌上花開,可緩緩歸矣”之句,盡顯浪漫本色,而八百年後的世孫錢泳,祖上風雅基因,並未隨年月的流逝而消褪。此處題名,“攜琴”“小愒”“烹茶”等語,彷彿讓我們回到二百年前,錢泳隻身一人,攜琴至西湖幽洞,品茗小憩的場景。或許那時的琴聲,同樣驚得蝙蝠四飛,但於紛擾處,尋一處世外石竇,調一段幽幽古曲,品一壺淡淡清茶,獨處那麼一些些時光,就是當時文人的日常。錢家的男人們,浪漫起來,真稱得上風月無邊。此處題名,簡直是“陌上花開,可緩緩歸矣”的續篇,至微堂訪遍西湖各題名,就內容而言,錢泳題名可定為風雅第一。

↑至微堂“錢泳烹茶題名”拓片復刻

此處題名,未見任何史料,細究其書跡,為錢泳最擅長的隸書,錢泳本人也精於鐫刻碑版,該題名石刻,嫺熟精妙,刀刀見功底,極有可能是其親自操刀攜刻而成。

錢泳(1759—1844)歷乾隆、嘉慶、道光三朝,是清代中葉無錫名噪一時的學者,字立羣,號台仙,一號梅溪,清代江蘇金匱(今屬無錫)人。祖上於南宋建炎初,由杭州南渡避居台州(所號“台仙”或與此有關),寶慶中遷無錫堠山,明嘉靖間再遷金匱縣泰伯鄉,清嘉慶五年遷居常熟。

↑至微堂茶掛

西湖是中國十大名茶之首——龍井茶的產地,歷史上,自唐宋以降,此地飲茶成風,特別是南宋時,鬥茶之風盛極一時,而普通百姓家的茶居、商家茶樓的小館內,往往以名家丹青、書法墨跡,作茶掛之選,而在文人士大夫中,最風雅之首選,當以金石拓片妝點,彷彿在一小小茶空間內,完成了一片樹葉與一塊山石的對話,足不出户,即愉悦於天地山野間。

金石摩崖歷來為文人墨客所重,尋訪西湖周邊歷代摩崖石刻,可見前人題刻多為眾友雅聚,或攜琴、或伴茶、或酒歡。

蒐集幾品與茶有關的摩崖石刻,分享眾友,以共享古人之趣,添茶室之精神。

南宋潛説友《鹹淳臨安志》載:“歲貢,見舊志載,錢塘寶雲庵產者名‘寶雲茶’,下天竺香林洞產者名‘香林茶’,上天竺白雲峯產者名‘白雲茶’。”

↑至微堂“薌林”茶掛

天下盡知西湖龍井茶,而少聞下天竺香林茶,此“薌林”兩篆書,即位於下天竺香林洞口,清.釋六舟在審訂《續修雲林寺志.金石門》時,把此兩字斷為宋字,當為可信。

“薌林”兩字,也是早於西湖龍井的香林、白雲、寶雲三茶在湖山間的唯一歷史實證。

“靈根永茂”四字隸書,為清康熙年間某文士,在西湖羣山間某峭崖上所刻。唐《茶酒論》稱茶為百草之首,萬木之花。唯靈根永茂,方可再傳茶道千年。

今人似不太可能如錢泳攜琴至西湖幽洞,品茗小憩。但可掛一副茶掛於雅室,焚一柱清香,烹一壺清茶,放一段音樂……不亦快哉!

▼延伸閲讀▼

《夢粱錄》中的茶文化

旗槍茶、温州移民…龍塢茶鎮長埭裏的故事

小弟蘇東坡與五位大哥的杭州往事

來源:至微堂  作者:文:奚珣強;圖:陳潔/奚珣強  編輯:郭衞
返回
此處題名,“攜琴”“小愒”“烹茶”等語,彷彿讓我們回到二百年前,錢泳隻身一人,攜琴至西湖幽洞,品茗小憩的場景。此處題名,簡直是“陌上花開,可緩緩歸矣”的續篇,至微堂訪遍西湖各題名,就內容而言,錢泳題名可定為風雅第一。↑至微堂“錢泳烹茶題名”拓片復刻此處題名,未見任何史料,細究其書跡,為錢泳最擅長的隸書,錢泳本人也精於鐫刻碑版,該題名石刻,嫺熟精妙,刀刀見功底,極有可能是其親自操刀攜刻而成。